彼得·德鲁克只是个“油嘴滑舌的概括者”?

摘要: 领导力求真、求善、求美,三者不能独行。

12-11 12:10 首页 中欧商业评论

编者按

对管理实践产生巨大影响的彼得·德鲁克是领导力研究的实践派,基于自己的经验和非系统的观察,提炼出关于领导力的个人见解,为学习者提供明确的行动指南。但这种经验范式也有小样本的可推广性和非系统观察的科学性的局限。

文 / 刘澜  领导力专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


领导力研究可以概括为三种范式:科学范式、经验范式、人文范式。它们的主角不同,分别是学院派、实践者、思想家。目的也不同,分别是求真、求善、求美。


1科学范式:基本在自娱?


科学范式是学院派的范式。象牙塔之内的学者,绝大多数都是这一派。他们借用自然科学的套路,以实验、调查、统计等科学方法,对领导力进行研究。他们的研究是做给其他研究者看的。


领导力学者罗伯特·豪斯、伯纳德·巴斯、加里·尤克尔等,都可以归入这一范式。他们在学术领域是知名学者,但对领导力实践几乎毫无影响。


科学范式基本上是在“自娱”,而且还没有做到“自乐”。加里·尤克尔在自己撰写的教材中就有这样一段灰心丧气的话:“过去几十年中,领导学领域一直陷于争论和混乱之中。关于有效领导完成了数以千计的实证研究,但大多数研究得到的结果并不显著、不一致,并且难以解释。”



2经验范式:油嘴滑舌的概括者?


经验范式是实践者的范式。市面上绝大多数领导力书籍都可以归入这一派。这些书籍的作者,有些是实践者本人,比如通用电气前CEO杰克·韦尔奇(《赢》等畅销书的作者)、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领袖们》的作者)。他们基于自己的经验和非系统性的观察,提炼出关于领导力的个人见解。还有些作者,则是他们的枪手,或是记者或是咨询顾问。


经验范式的有些代表人物,也栖身于象牙塔之中,不过处于边缘地带。比如学习型组织研究的代表人物彼得·圣吉,尽管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但并不拥有终身教职。


彼得·德鲁克大概是这群边缘人物中最有名的。他尽管是拥有终身教职的教授,但学术界和他彼此都不喜欢搭理对方。德鲁克是这么做研究的:“所有我遇到过的卓有成效的领导者——既有我与之共事过的,也有我只是旁观过的——都知道四件简单的事情。” (天哪,你这样下结论不科学啊!)他们追求的不是科学,而是影响实践。



按照现在的学术评价标准,德鲁克将无法获得终身教职,因为他不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而只是出版图书,在《华尔街日报》撰写专栏,最多在《哈佛商业评论》这样的半学术半通俗的刊物上发表文章。


《哈佛商业评论》的一篇文章这样写道:“一些人,尤其在学术界内,认为他与其说是学者,不如说是记者;与其说是记者,不如说是油嘴滑舌的概括者罢了。” 


然而,德鲁克对管理实践产生的巨大影响,是其他任何学者难以相比的。


3人文范式:不求结论,只为思考


人文范式是思想家的范式,詹姆斯·马奇是这一范式的代表人物。


马奇其实也是科学范式的代表人物,在管理的学术领域有重要贡献。马奇认为在领导力这个领域,科学范式不管用。他说:“已有的研究领导力的文献不是很好,只是许多宣称和断言。要么很难搞清楚它们的意思,要么没有太多支持的证据。” 


马奇开创了领导力的人文范式。从1980年到1995年,马奇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开设了15年的“组织领导力”课程,采用的主要教材是莎士比亚的《奥赛罗》,萧伯纳的《圣女贞德》,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还有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通过对这些经典文学作品的讨论,马奇引导学生从多个角度和深度来思考领导力。



马奇还建议领导者读诗。“领导者的一个问题是他们生活在一个要求清晰的世界,清晰的目标,清晰的理解,精确的判断。但是他们生活的世界并不清晰,自相矛盾,等等。”因此他们应该读诗。


“因为大多数时候诗歌从两个视角看待事物。生活既模糊又清晰。人们既可敬又可憎。两件事同时发生,你必须同时看到它们,不是为了解决其冲突,而是为了看清这是生活的一个基本要素。” 


顺便说一下,马奇还是个诗人,出版过11部诗集,以及从诗歌讲领导力的“论文”。 


人文范式其实很难称为一派,因为其人数稀少。在詹姆斯·马奇之外,组织社会学家加雷斯·摩根和哈佛商学院教授小约瑟夫·巴达拉克也许可以归入这一派。摩根著有《组织的形象》 一书,引入不同的隐喻来思考组织。巴达拉克在哈佛商学院开设的领导力课程与马奇一样,采用文学作品作为教材,呈现领导者面对的伦理困境。他们的共同特征都是不求“真实”的结论或“确定”的行动指南,而是激发对“可能”的思考。


求真、求善与求美



科学范式求真,想要真实地描述世界;经验范式求善,想要改善人们的管理和领导实践;人文范式求美,想要激发人们以不同的方式思考领导力。


科学范式的目的是发现领导力的真相,然后希望你可以据此行动。其出发点是真理是可以通过科学方法发现的。然而,科学有其局限性,与自然界不同,人类社会的因果关系往往是晦暗不明的,从真理到行动的路径也是模糊不清的。


经验范式的目的是明确提供行动的指南,其出发点是“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至少可以发现更好的行动方案”。发现方式则是通过对鲜活经验的考察。经验范式的局限性主要在于小样本的可推广性以及非系统观察的科学性。


人文范式的目的是激发思考的深度和广度,其出发点是很可能没有一个唯一正确的行动方案,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发现各种可能性及其背后的取舍。而这些可能性和取舍并非领导力或管理所独有,我们可以借用文学艺术作品来思考。


领导力求真、求善、求美,三者不能独行。


本文全文刊载于《中欧商业评论》2017年8月刊,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阅读原文”,订购纸质杂志


首页 - 中欧商业评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