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茶 | 天下“茶”字同一宗:英语里为何既有“cha”又有“tea”?

摘要: 在这个饮茶文化交融的发展传播过程中,来自中国的茶被带到了世界各地,在当地生根发芽并赋予了茶在当地独有的文化特色。

12-11 07:22 首页 国家人文历史

 

对于1658年的英国人来说,谁也没想到,一则商业广告悄然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TheExcellent, and by allphysicians approved, China Drink, called by the Chinese Tcha, by other nationsTay alias Tee, is sold at the Sultaness-head, a coffee shop in Sweetings Rents by the Royal Exchange, Lodon.


这是英国伦敦的《政治和商业家》报于1658 年刊登的一则售茶广告。大意是说:“这是一种被所有中国大夫称道的优质饮料。它在中国被称作Tcha,在别国叫做Tay或者Tee。现在它在伦敦皇家交易所旁的Royal Exchange店出售。”


世界第一则茶叶广告

 

此前,偶有英国人听闻过这种东方植物的神奇疗效。而伴随这则广告,中国茶带着新鲜的气息正式登陆英伦岛。在未来,茶将在整个英国以温柔而不可逆的方式掀起翻天覆地的变化:它让贵族有了新的奢侈物去追逐,进而刺激了海外贸易;它让女性社交有了新的打开方式,从而走进更广阔自由的天地;它甚至改变了英国人的饮食结构,让他们有更健康的体魄去支撑工业革命。


下午茶扩大了女性社交


在这巨变到来前夕的广告词里,我们注意到,中国“茶”的称谓,有Cha也有Tay,但都不是我们如今所熟知的“tea”。


事实上,这里的Cha和Tay,一个源自广州话,一个是“茶”的厦门话发音。如今世界各国茶字读音,就是由这两个发音沿着不同的贸易线路,传播变化而来。

 

始自中国,Cha传遍天下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产茶饮茶的国家。茶树原产中国西南地区,饮茶习惯不晚于西汉,始见于巴蜀地区。


 “茶”的名称,最早有荼、檟、蔎、茗、荈等。到了唐代陆羽的《茶经》问世后,将“荼”字减去一横,“茶”的称谓正式确立。



中国茶早期向外传播的路线以西北陆路为主,也就是广义的丝绸之路(包括蜀身毒道和北方的茶马古道)。所以,这些国家的“茶”发音都和汉语北方话里的“茶”(“cha”)发音类似。


5世纪末,土耳其商队最早出现于中国北部新疆,茶叶首先成为了输出品,其在土耳其的发音为“chay”,很像中文茶字的发音。土耳其人疯狂地爱着茶,“Chay,Chay,Chay”至今仍是他们的口头禅。



经由古丝绸之路,茶在中亚、波斯、印度西北部和阿拉伯地区传播开来。阿拉伯称为shai,波斯语为chay。伊朗则称cha,至今仍无变化。


此外,中国的周边日本和韩国茶的发音也是cha,日本甚至直接使用汉字“茶”。印度、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孟加拉的僧伽罗语也叫cha,也和这个传播途径有关。


19世纪末20世纪初日本的茶叶广告


大航海时代来临后,茶开始走海路向欧洲传播。


葡萄牙因其航海贸易的发达,于16世纪初率先到达中国南部沿海地区,之后占领澳门,通过澳门从中国进口茶叶。1556 年,葡萄牙多明我会耶稣会士克鲁兹(Gaspar da Gruz)曾在广州逗留数月,根据亲身见闻撰写出版了《中国志》,第一次向欧洲人介绍了茶。其中有对明朝时期中国饮茶习俗的详细记述:


 “如果有人或几个人造访某个体面人家,那习惯的做法是向客人献上一种他们称为茶(cha)的热水,装在瓷杯里,放在一个精致的盘子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杯),那是带红色的,药味很重,他们常饮用,是用一种略带苦味的草调制而成。他们通常用它来招待所有受到尊敬的客人,包括熟人也包括陌生人,他们也好多次请我喝这种饮料。”


葡萄牙人称茶为Cha,显然是沿用了广东话发音。广州话源于古代中原雅言,与北方中原方言本就是同一语系,广东话里的茶就读作chia。


受葡萄牙影响,cha的发音被葡萄牙传教士和商人们带入欧洲,在欧洲转变为10 多国的语。如意大利语“cia”(现已废用), 西班牙语“cha”(现已不用),保加利亚“chi”等。同时,cha的发音还被葡萄牙人带到其他殖民地,比如南美洲的许多国家。


在英国,1598 年, 荷兰探险家林楚登的《林楚登旅行记》英译版出版。这是英国首见记载茶的文献,茶当时被翻译为“chaa”。


译音表原出于《东西交流史论稿》,黄时鉴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1615年,在日本的英属东印度公司商人R.L.威克汉姆写信给在澳门的商业伙伴,拜托他带回上等茶一罐,用的是a pot of the best sort ofchaw。


1637 年,另一位商人Peter Mundy在福建见到这种用药草熬制并称之为chaa的饮品。


日本学家角山荣认为,当时英语里茶的发音是比较接近chy或是cha的cho。后来就发广东话的cha的读音。至今,在英语俚语里,“一杯茶”仍可以说成 a cuppa char 。这里 char 是cha 的一种误用,它在英语的意思就是“茶”。

 

Tea时代来临,武夷茶风靡欧洲


现代英语Tea的拼写初见于1663年德莱顿所著的《狂野骑士》一书。而在此之前,欧洲人对茶的称呼早已分道扬镳,在cha之外又有了tay。


葡萄牙人最先尝到了中国茶,然而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商业价值,他们当时看重的商品还是丝绸瓷器。


广州也并不是茶叶原产地,是地理优势使得福建、江西等地的茶汇集于此。


这给了荷兰后来居上的机会,也给了闽茶率先风靡欧洲的机会。



据威廉·乌克斯《茶叶全书》记载,明神宗35年(1607),荷兰东印度公司首次从岭南澳门采购武夷茶,经爪哇转口销售欧洲。这是中国茶输往西方的开始。


当时欧洲的茶叶市场主要是日本的绿茶,而当1610年第一批来自福建的武夷岩茶(乌龙茶)在欧洲亮相时,其味香醇厚压倒群茗,很快占领了欧洲茶叶市场。


厦门人称茶为te,即tay,读音近似“退”,于是荷兰人按照音译命名。当时除俄国和葡萄牙外,欧洲人的茶叶都购买自荷兰人手中,茶的闽音读法便在欧洲传播开来,拉丁文“thea”,法语“the”,意大利语“te”,都由此演变而来,德语中“tee”这一拼写沿用至今。


Cha和tea发音分布图,可看出,东欧国家以及阿拉伯世界对茶的发音接近cha,而西欧的大部分国家都类似tea

 

在英国,一般认为,1644年英国人独立在厦门设立通商据点之后,对于茶的拼读,才逐渐由受葡萄牙影响的cha,转向受厦门话影响的Tee。不过实际上cha和tee在英国并用了很长一段时间。


英国作家塞缪尔·佩皮斯(Sanuel Pepys)于1660年9月25日在日记中写道:“随后,我让人买回了一杯我以前从未饮用过的Tee(一种中国饮料)。”而在1671年出版的《英语用语辞典》里,茶还用cha这个发音。


1689年,由厦门出口茶叶150担直接运往英国,从而开启了中国内地与英国之间直接贸易的新纪元,厦门话的影响力也变得更大。1711年英国诗人亚历山大·波普在《行劫》一诗中,用了Tea,然而是与obey押韵,读作tay[tei],同厦门话还很相似。


亚历山大·蒲柏(1688-1744),18世纪的英国诗人,启蒙主义者,文学批评家


不过随着日不落帝国的崛起,外来词逐渐英语化。1750年,爱德华·摩尔已写出这样的诗句:“七月里的一天在P夫人家喝茶。”(One day in July last at tea/and in the house of Mrs.P.)Tea开始与“knee”押韵,以 [ti:]为发音。最终tey theatay tee等各种拼读法都统一为“Tea”发扬光大。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英国人对闽茶情有独钟。英国人按照闽南语称从中国进口的茶叶为“Tea”,又把最好的红茶称为“Bohea”(武夷茶),为武夷的谐音。英国国会文献上最早的中茶文字就是Bohea。


由于武夷茶的独特优异品质,及其对人体健康的效用,博得人们的喜爱,被誉为“百病之药”。1704年英国购买武夷茶占茶叶投资总额的29.6%,而到1722年,已经达到55.2%。


文人们吟诗作赋对其更是赞不绝口。1725年,英国人爱德华·扬的诗歌《声誉女神的爱》中,有“两瓣朱唇熏风徐来,吹冷武夷,吹暖郎怀”的句子。另一剧作家于其《击妻记》,描写咖啡室的侍者一出场,便高唱:“新鲜咖啡,先生!新鲜武夷茶,先生!”


事实上,武夷茶早从宋朝开始就被历朝列为“贡品”,武夷岩茶(乌龙茶)则初始于16世纪明代,至清中期乌龙茶制作工艺始臻完善。现代著名茶学专家陈椽曾有言:“武夷岩茶制作技术独一无二,为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无与伦比,值得中国人雄视世界。”



武夷岩茶具有绿茶之清香,红茶之甘醇,有明显的岩骨花香。其形态叶端扭曲,似蜻蜓头,色泽铁青带褐油润,内质活、甘、清、香。在欧美各国都受到了欢迎。


17世纪,武夷茶通过西伯利亚传入俄国;1638年,俄国大使斯塔尔科从蒙古商人汀塞手上以貂皮换来64公斤的岩茶带回彼得堡,献给沙皇,很快沙皇就爱上岩茶;成为俄国贵族的主要饮料。每年从中国进口10万普特(沙皇时期俄国的主要计量单位之一,是重量单位,1普特=40俄磅≈16.38千克)。武夷茶从赤石经分水关出口,“车马之声,日夜不绝,下吴会如流水”。


18世纪,武夷岩茶同英国移民一道到了新大陆,又成为那里的流行饮料。1867年10月2日,运往美国的武夷岩茶开市,每担卖到了24至29两,而收购时只是19两。


武夷岩茶的畅销引起了科学家们的关注。1712年德国植物学家克姆林首先把山茶科植物的茶树以拉丁名定为“Thea”,这个字就源于福建厦门地方语茶字之音:“Tay”。此后,瑞典著名植物学家林奈,于1737年将茶字学名分为Came-11ia和Thea两大类;1762年再版他的《植物种类》时,又将武夷变种(Vanbohea)补为中国小叶种茶树的代表,一直延用至今。


名称读音的背后,是半部世界茶叶传播史。


在这个饮茶文化交融的发展传播过程中,来自中国的茶被带到了世界各地,在当地生根发芽并赋予了茶在当地独有的文化特色。而来自遥远东方的中华茶叶文明,在此流传嬗变中,如岩骨花香般滋润世界,流泽后世。


点击图片了解武夷岩茶

 

参考资料:


角山荣(日):茶入欧洲之经纬,《农业考古》1992.12

何丽丽:中国茶在欧洲的传播及其影响研究,《南京农业大学》2009

吴宏岐、赵超:葡萄牙与茶在欧洲的传播、种植,《农业考古》2012.4

赵淑萍、邵小红:中茶西渐——西方文化里的茶事,《农业考古》2013年05期

周子伦:英语“茶”话溯源,《安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09-25

马晓俐:《多维视角下英国茶文化研究》,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8

威廉·乌克斯(美):《茶叶全书》,东方出版社2011.6


点击图片了解祁门红茶


首页 - 国家人文历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