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 | 不丹王室,“幸福指数”被压制百年

摘要: 如何在大国间权衡利弊,考验着不丹王室的智慧。

12-11 06:20 首页 环球人物

点击收听环球人物

↓自制音频节目“名流”↓

主播:星火



中国和印度此次在洞朗地区两个多月的对峙,让夹在中间的不丹成为各界关注焦点。如何在大国间权衡利弊,考验着不丹王室的智慧。 


从1907年乌颜?旺楚克建立不丹王国至今这110年间,共有5代姓旺楚克的国王,其中,最为世人熟知的是仍然健在的“四世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和他的儿子“五世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前者在2005年建立两党制,赢得了世人的尊敬,也因为一次娶了同胞四姐妹而引来关注,后者则年轻英俊,与王后佩玛演绎着爱情传奇。



《环球人物》记者最近到不丹采访,发现父子国王的肖像无处不在,佩戴他俩头像的徽章被认为是对不丹最亲近的举动。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店主告诉记者:“老国王最受尊敬,新国王最受追捧。”


王室成员在不丹的地位很高。记者在不丹首都廷布看演出时,只要王室成员到场,不丹政府总理、部长都亲自迎接,座位也总被安排在最中间。


不丹国王和王室成员也很亲民,经常深入农家或田间地头。不过,在不丹,几乎找不到“非官方”的王室照片,人们所能见到的都是王室成员笑容可掬的标准美照。据了解,王室成员的肖像都由御用摄影师拍摄完成,用的是最高档的哈苏人像相机,使王室在人们心中留下最美好的印象。



不丹的古代史要追溯到公元7世纪。那时候,不丹只是吐蕃的一个部落。莲花生大师在当地传教,使部族人士都信奉起了藏传佛教。1616年,夏宗?阿旺朗杰统一不丹,奠定了领土、民族和宗教基础,而夏宗这一世袭的精神领袖,与后世旺楚克王族之间产生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


前两代国王统治时期,不丹还是英国保护国,外交、国防等都由英国管辖。这成为日后印度独立时“继承”对不丹“管辖”的基础。


乌颜是近代不丹王国的开创者,但不丹“国父”却是夏宗?阿旺朗杰。这种政教矛盾在“二世王”吉格梅?旺楚克时期表现得尤为突出。根据《秘境不丹》这本书记载,夏宗?阿旺朗杰逝世后,他的精神力量以三种形式转世,分别代表心灵、言辞和肉体。


20世纪初,夏宗的三个转世中,有两个出现在“四世王”父亲的家族中,他父亲的舅舅夏宗?吉格梅?多杰是第六世心灵转世,父亲的哥哥吉格梅?增丹是第六世言辞转世。


乌颜


“二世王”统治期间,26岁的夏宗?吉格梅?多杰遭到暗杀,据说是因为部分朝臣担心他挑战王权。夏宗家族先后寄居在中国西藏、印度等地,直到1949年政治环境逐渐稳定后才回到不丹。颠沛流离的生活,使转世者吉格梅?增丹身染疟疾而死。


正是基于这种复杂的背景,1988年,“四世王”同时迎娶夏宗家族的同胞四姐妹的事情虽然在外界看来是“花边新闻”,对不丹王室而言却是件政治味十足的正经事。


夏宗家族有6姐妹,大姐当时已经嫁人,小妹妹只有10岁,除了她俩,其他姐妹全都嫁给了“四世王”,这样,无论将来谁的子女继承王位,都不会引来过分嫉妒。排行老二的王后多杰说:“我佩服丈夫的勇敢决定,他打破了几十年来的禁忌,他的孩子将是遇刺的夏宗的后裔。”


“四世王”与同胞四姐妹


“四世王”的4位王后中,第三位生下了“五世王”。这位年轻英俊的“80后”国王奉行一夫一妻,与王后佩玛的恋情被塑造得极富传奇色彩。据传,27岁的佩玛7岁时第一次见到“五世王”就说“我喜欢你”,而未来的国王也爽快地表示:“如果长大之后你未嫁、我未娶,那我们就结为夫妻。”


“五世王”的恋情或许十分美好,但未必那么纯粹。佩玛并不像外界所传的是“平民出身”。她的父亲是飞行员,母亲是王族外戚,当年两小无猜的邂逅,其实很可能是“王室版”的相亲现场。好在两人都在外国接受西式教育,都对NBA、“猫王”等流行文化感兴趣,所以,他们的恩爱的确有感情基础。



2016年初,不丹王室迎来第六代小王子诞生。小王子7个月时,“五世王”亲自给儿子拍了一组写真,照片中,小王子身着不丹传统格子长袍,别着有父亲头像的胸章,圆嘟嘟的小脸十分可爱。



纵观不丹历史,“四世王”辛格无疑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三世王”吉格梅?多吉?旺楚克1972年在肯尼亚突然病逝后,作为他唯一的儿子,17岁的辛格临危受命接过王位。


辛格虽然年轻,但从小跟随父亲深入体察民情。有过西方学习经历的他很清楚,尽管父亲已经通过废除奴隶制、尝试民主改革等手段改造不丹社会,但对这样一个宗教信仰浓厚的小国来说,完全拷贝西方民主制并不适用,依附邻国印度只会难以自拔,必须找到适合不丹的发展道路。


经过多年摸索,保护自然资源、打造幸福指数成为全球瞩目的“不丹模式”。在辛格全民植树倡议下,不丹国民每人每年至少种10棵树,而王室大婚不摆筵宴,号召全民种树10.8万棵,这更成为佳话。在水力发电方面,不丹人选择了对环境影响小的引水式水电站;而在旅游发展上,不丹采取“限量供应”,减轻旅游对环境的影响。经过多年努力,不丹人均GDP已经超过2000美元,超过了印度,在南亚仅次于斯里兰卡。


在政治层面上,“四世王”2006年宣布让位于长子,并让后者学习执政两年。2008年,“五世王”加冕仪式在廷布举行,“四世王”将装饰着头骨的渡鸦王冠戴在儿子头上。同年,不丹结束了百多年的王室集权统治,首次选举产生了新的内阁。



在外界看来,现在的不丹正是幸福的楷模。随着幸福指数概念深入人心,不丹模式也被世界推崇,这势必要求不丹以正常国家的身份独立自主地参与国际事务。而这,正是不丹的难言之隐。


目前,不丹是全球罕见的与5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均未建交的国家。对一个建国已经过百年、长期奉行国家间友好的和平国度来说,这很难说是“个性”使然,更多还是印度强势影响下的无奈之举。不丹的财政收入一半来自向印度输出水电,军费等也依赖印度,很多时候也只能“听印度的”。


印度对不丹王室事务的干预很深。美国《纽约时报》网站8月中旬曾刊登文章《处于中印对峙夹缝中的不丹屏住呼吸》。


文章说,自从1949年与印度签署友好条约以来,不丹的防御几乎完全依靠印度。但在几乎完全向南倾斜了几十年后,不丹开始将目光投向北面的中国。


2012年,中不政府首脑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进行了会晤。之后不久,印度就切断了对不丹的食用油和煤油援助,此举被普遍视为报复行为,而当时的不丹执政党也输掉了接下来的选举。



对此次中印对峙中不丹民众的心态,文章也有描述。不丹军队并没有卷入这场对峙,不丹官方电视台和独立媒体也和政府一样,对这场冲突几乎只字不提。


文章提到,印度说它在中印对峙中是在代表不丹行事,但它的干预行为在不丹并没有得到多少感激。相反,许多不丹人认为印度的保护性拥抱已经变得令人窒息,他们怀疑印度试图阻挠不丹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和扩大贸易的努力,担心两国建立友好关系会使它失去不丹所提供的战略缓冲区。


不丹工商会主席旺查?桑吉说:“不丹对自己的主权拥有绝对的权利;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们有权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建立我们想要建立的外交关系。”



数百年来,在传说中的“神龙”庇护之下,不丹人民并不缺乏变革勇气,历代不丹领导人也体现出智慧与才干,勇于打破束缚、实现革新。


在距廷布不远的罗塔山顶,庄严神圣的皇家寺院与不远处108座小佛塔相映生辉,前者通过其室内的壁画讲述着不丹由神权至上到民主自由的演进史,后者则是不丹王室带领民众平灭分离主义分子战役胜利的见证。从这里远眺,北方的喜马拉雅山脉白雪皑皑,绵延不绝,仿佛一条绕系云间的哈达,给不丹人民以永远的祝福。




作者:《环球人物》驻印度记者 邹松  



听完了,还想再换换口味嘛?

你可以听到民国豪门兴衰史,

也可以听到激励人心的奋斗故事,

更多精彩内容,

请点击“环球人物杂志”订阅号菜单中的【原创视听】

或识别下方图中二维码

进入环球人物喜马拉雅电台↓


 



首页 - 环球人物 的更多文章: